當前位置:首頁以案說法>  正文

“網戀”背后的騙局

發布時間: 2019-07-15 16:42:48   作者:成都檢察   來源: 本站原創   瀏覽次數:

 

 

 

關注法律熱點,權威深度解析

 

檢察官走近您身邊,為您講述案件背后的故事

 

檢察官說法

 

        聽眾朋友,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檢察官說法”。今天參與說法的檢察官是成都市龍泉驛區人民檢察院刑事檢察部檢察官助理樊弢。他將在節目中為聽眾朋友權威、深度解析案件,解讀法律、法規。接下來就跟隨我走進今天的檢察官說法。

 

        情景劇片花:原以為在“網游”尋得了真愛,受騙才知女友竟是男兒身。你正在收聽的是檢察官說法——《“網戀”背后的騙局》

 

        李明(化名)酷愛上網,在某網絡游戲中結識了一名女性角色的網友張婷(化名)。二人在游戲里很談得來,于是互加對方微信。后來李明發現他和張婷的很多觀點都不謀而合,便對張婷產生了好感。一天,張婷一張生活照更是深深的打動了李明,這不正是自己理想中的伴侶嗎?!李明萌生和張婷談戀愛的想法。后來,李明得知張婷為了照顧生病的母親,無業在家,想要呵護張婷的想法油然而生。幾經考慮,李明終于在微信中向張婷表白,希望與她以男女朋友的名義相處。張婷欣然接受了李明的表白,兩人迅速墜入愛河。

 

        戀愛后的李明、張婷像其他戀人一樣,每天都要噓寒問暖,你儂我儂。雖然李明沒有見過張婷本人,但他堅信張婷就是自己最完美的另一半。為表忠心,李明基本每天都會給張婷發5.20元、13.14元等有特殊含義的微信紅包,張婷也欣然接受。慢慢地張婷也會向李明要錢,而要錢的理由也多種多樣比如母親生病的住院費、還高利貸或者是出行路費等等。李明雖然感覺吃力,但想到是自己的愛人,便一一允諾,前后微信轉款給張婷十余萬元。然而張婷并沒有就此罷手,反而索要的金額越來越大,后來以彩禮等名義又向李明索要了十余萬元。李明為了滿足自己愛人的要求,不惜借款,負債累累。

 

        一天,張婷又來要錢,李明表示已經無錢可給,并提出要和張婷見面,談論以后一起生活的事情。

 

        張婷:明兒,我這兩天都沒錢吃飯了,你之前給我的那些全都給媽媽交住院費了。能不能再給我點兒呀?

 

        李明:婷婷,我實在是沒有錢給你了。之前我把我所有的積蓄都給你了,甚至去借款。而且我們已經在網上談了這么久了,我們出來見個面吧,討論一下以后生活的事情,一直這樣下去也不是個辦法啊。

 

        張婷:哼,這兩天不行,我還要照顧媽媽,媽媽一個人在醫院里我不放心。

 

        李明:那你說哪天合適我去找你,哪怕去醫院里也行,我也正好可以去看看阿姨,以表態度。

 

        張婷:我連飯都沒有辦法吃了,表什么態度啊。

 

        李明:婷婷,婷婷,你別生氣嘛。

 

        張婷:你別說了,我不想跟你說話了。

 

        李明的做法惹惱了張婷。張婷將李明的微信拉黑,李明再也無法與她取得聯系。此時的李明感覺到自己可能被騙,便向公安機關報警。公安機關通過偵查找到了張婷,令人詫異的是這個張婷是假名,此人真實姓名為張強(化名),更令人瞠目結舌的是,這個被李明視作真愛的女子竟是男兒身。

最終,張強因詐騙罪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檢察官)

 

        歡迎大家收聽檢察官說法,我是成都市龍泉驛區人民檢察院刑事檢察部檢察官助理樊弢,今天將由我為大家解析這起“網戀”背后的騙局。

 

        網絡詐騙早已不鮮見,可能有人認為本案中正是受害人李明太傻,才會讓騙子有了可乘之機為,張強虛構女性身份肯定會漏洞百出,李明不去核實張強的真實身份就提出想和張強談戀愛并自愿給其轉款的行為,是“姜太公釣魚,愿者上鉤”。但是根據刑法理論,即使一般人不會產生錯誤認識,只要足以使欺騙對象產生錯誤認識的,也屬于欺騙行為。不影響詐騙罪的成立。張強正是利用李明被“愛情”沖昏頭腦之際,騙取被害人大量錢財,張強應當承擔刑事責任。因此,本案張強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虛構女性身份同被害人“談戀愛”,騙取被害人財物,數額巨大,其行為已經構成詐騙罪。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規定 詐騙公私財物,數額較大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本法另有規定的,依照規定。

 

         詐騙罪的構造可以分為以下幾個部分:

 

         行為人實施了詐騙行為—受騙者產生錯誤認識—受騙者基于錯誤認識處分財產—行為人或第三人取得財產—受騙人財產損害。

 

         這里需要強調的是受騙人是基于錯誤認識處分了財產,比如,受騙人已經識破行為人的騙局,但是基于憐憫之心或者其他情況主動給付自己財物的,就不能被認定為詐騙。或者已經識破騙局,但是基于行為人威脅產生恐懼心理而處分自己財產的,同樣不構成詐騙罪,但是可能會構成敲詐勒索罪。

 

        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與四川省人民檢察院聯合下發的《關于確定四川省詐騙罪具體數額執行標準的通知》規定,詐騙公私財物價值5000元以上的,為“數額較大”; 5萬元以上的,為“數額巨大”;50萬元以上的,為“數額特別巨大”。

 

         網絡本身沒有好壞的區別,正是因為人心才有了善惡之分。那么如何防范網路詐騙呢?

 

          最主要的還是要提高防詐騙意識,加強自我保護,決不因為蠅頭小利或者抱以僥幸心理輕信他人,凡事多張幾個心眼,多打幾個問號,“天上掉餡餅”這種事的可信度有多大。就像本案中李明要是一開始就加強防范,不被突如其來的“愛情”沖昏頭腦,去積極求證張婷的真實身份,是可以避免或者減少上當受騙帶來的損失。

 

         好了,聽眾朋友,這次的檢察官說法就到這里,我是成都市龍泉驛區人民檢察院刑事檢察部檢察官助理樊弢。

极速十一选五助手